人民網>>人民創投

貼牌、發布違法廣告  新氧背后的醫療美容亂象

黃玲麗 周逸斐(實習生) 王雅楠(實習生)

2019年08月28日08:24  來源:人民網-人民創投

近日,媒體曝出新氧APP商家涉售違禁藥、“美麗日記”造假刷評,這把當時剛剛上市的新氧推上風口浪尖。新氧對外回應道,已組建內部調查小組,下架涉事機構,針對醫美日記,新氧將上線人臉識別技術,進一步提升平臺審核能力。

新氧事件揭開的僅僅是醫美行業亂象的冰山一角。

一位行業內部人士稱,有的醫美機構低價引客,將“衡力”和“保妥適”兩款經國家批準的肉毒素品牌售價壓得很低,就靠再引進一些“三無”產品賺錢。還有一些小美容機構采購其他肉毒素后再做包裝,利用部分消費者崇洋媚外心理,夸大肉毒素效果。一旦出現問題,這些醫美機構要么改換門面,要么跑路。

根據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發布的《總局關于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的消費警示》,目前批準上市的A型肉毒毒素有2種,分別為國產的“衡力”和進口的“保妥適”。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目前批準上市的玻尿酸品牌也只有十余種。

亂象背后,醫美行業投資熱度持續不減,阿里、京東等互聯網巨頭紛紛入局,行業領頭企業融資不斷:2017年8月,悅美完成8000萬人民幣C輪融資;2018年7月,更美宣布完成5000萬美元D1輪融資;今年3月,美唄宣布完成數千萬人民幣B+輪融資;5月2日,新氧登陸納斯達克。德勤2018年9月發布的《中國醫療美容O2O市場分析》報告認為,2022年中國醫美市場全年規模預計將達到4810億人民幣。

“舊瓶裝新藥”

有醫美行業內部人士告訴人民網創投頻道,部分沒有注射資質的美容院會給顧客注射醫美藥劑,卻無法出示藥劑批準文件。一些“三無”醫美藥品的小作坊在淘寶上還有店鋪,首頁主推無創類美容產品,私聊時卻賣未經國家注冊批準的產品。

根據內部人士的介紹,人民網創投頻道在淘寶上搜索某涂抹類美容產品,找到一些信用等級和銷量低的店鋪,隨機選取其中一家名為“廣州悅美電子科技”的店鋪跟蹤。當詢問是否出售肉毒素和玻尿酸時,店主提出添加微信私聊,按照店主提供的信息,人民網創投頻道添加了一名為“AS-霧化儀器產品工廠直銷”的微信號,微信主推薦了名為“蘭迪”的肉毒素和玻尿酸產品,聲稱原料均為法國進口,然后在“廣州悅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進一步“組裝”,可以為顧客定制貼牌產品、貼Logo!疤m迪”肉毒素售價280人民幣一套,“蘭迪”玻尿酸售價200人民幣一套,均為100套起拿貨。之后人民網創投頻道以另外的身份詢問時,他又表示“蘭迪”肉毒素和玻尿酸產品的原料均為瑞士進口,其他情況與之前相同。人民網創投頻道并未在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公布的肉毒素和玻尿酸批準上市名單內查詢到“蘭迪”品牌。

人民網創投頻道詢問淘寶另一家名為“美容產品廠家直售”是否出售肉毒素和玻尿酸產品時,店主提出添加一名為“廣州美業化妝品儀器源頭廠家”的微信號。這名微信主表示現在國家對肉毒素的管控太嚴,為了安全起見,他們只對老客戶出售肉毒素產品,但可以提供玻尿酸產品,原料從韓國進口,然后按照他們的操作方式和計量標準重新做包裝,提供貼盒服務。玻尿酸一套售價為50—1000人民幣不等,500套起拿貨。詢問過程中,此人沒有說明這款玻尿酸產品是何種品牌。

據另一位在醫美行業工作的業內人士介紹,目前,市場上醫美藥品共分為三類:一是正規藥品,它們經過了我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批準;二是水貨,比如在韓國、美國、歐洲有相關認證和批準的藥品,在所屬地使用沒有問題,但卻未經我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批準上市;三是假貨,由不具備醫藥資質的企業生產。

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副院長欒杰表示,藥品沒有按照國家專門醫療機構審批、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注冊等流程的產品,屬于違規藥品。

問到低價肉毒素與玻尿酸產品,一家名為“廣州愛美無針霧化微整產品”淘寶店主說:“200多塊錢,連關稅都不夠,你想一下怎么會是進口產品?市面上流通的‘蘭迪’產品,全部從‘廣州悅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拿貨。因為分銷商銷售量大,他們就自行創建了平臺,起個洋氣的名字,售賣給美容院!

“那些平臺把空瓶子發到廠里,連標簽都不貼,廠家直接罐裝發貨,然后平臺再貼上專門定做的產品標簽,就直接發貨給美容院!薄皬V州愛美無針霧化微整產品”店主說:“所以你在網上問‘蘭迪’產品,真實廠家都問不到,因為一樣的產品,除了叫‘蘭迪’,還可以換成其他名字,很多廠家做外包裝定制!

醫療美容行業資深人士杜濤介紹,一些小美容機構采購“衡力”和“保妥適”之外的其他肉毒素后再進行包裝,利用國人崇洋媚外心理,虛假宣傳,比如在維持時間、術后恢復期等方面夸大效果。

“船小好調頭嘛,一旦出問題,改換個門面繼續干!倍艥f,但現在風險大了,一些小機構使用水貨的現象也少了。

2016年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發布的《總局關于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的消費警示》中,蘭州生物制品研究所在全國29個省份指定了77家經銷商,“保妥適”在全國30個省份指定了56家二級經銷商。

人民網創投頻道梳理發現,上述店主談話中均提及的、僅負責生產和研發的“廣州悅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并未在這些經銷商名單中。企查查數據顯示,這家公司工商信息狀態在2019年7月30日從“在業”變更為“注銷”。

人民網創投頻道調查了解到,淘寶上提供瘦臉針服務的美容機構多稱自家提供的衡力和保妥適進貨渠道正規,但都以涉及到商業機密為由,拒絕透露具體進貨廠家,因此無從得知貨源是否為國家指定的經銷商。

淘寶搜索結果顯示,“衡力”瘦臉針100單位的價格從380至1500元人民幣不等,“保妥適”瘦臉針100單位的價格從688至4388元人民幣不等。

醫療事故“高發區”

“一旦發生意外,商家承諾賠償500萬”,“廣州悅美電子科技”店主再三保證,但現實中發生的真實案例難言美好。

根據中商產業研究院統計,2019年,國內衛生部門注冊的醫療美容機構有10000余家,而經過逐級正規訓練、達到衛生部要求的整形外科醫生不足3000人。其中每百萬人保有的整形外科醫生數量為2.88位,遠低于美國的20.88位和日本的17.54位。

小雪在去年10月通過微博找到了一家名為“太原雅詩蓮醫療美容門診部”的美容醫院,隨后在其中先后注射了一個療程的韓國伊婉和法國絲麗兩款玻尿酸,每個療程注射三針。小雪說:“術前做了體檢,但是沒有抽血,最后也沒有拿到體檢報告,醫生就說直接可以做。本來說是院長給我打,但做手術的當天才第一次見到醫生,是一名年輕醫生,在一個小房間里給我打的!弊⑸渫觏n國伊婉玻尿酸后,小雪臉上出現了很多痘痘,一個月多之后才消除。她覺得這款玻尿酸持久度不好,于是10個月后在朋友的推薦下又在這家醫院注射了法國絲麗玻尿酸。注射韓國伊婉玻尿酸醫院共收取小雪8000多元人民幣,法國絲麗計價10000多元人民幣。但是,法國絲麗玻尿酸并不在我國批準上市的玻尿酸產品名單內。

“我們的貨都是賣給一些大型的美容機構、小美容院、代理商和分銷商!薄皬V州美業化妝品儀器源頭廠家”的工作人員說。

“我們貨的銷量挺好的,美容院和注冊過的整形醫院都在我們這里拿貨,小一點的美容院直接賣‘蘭迪’的牌子,大的整形醫院有他們自己的品牌,我們負責給包裝他們指定的品牌,像這種有指定品牌的是需要加錢的!薄皬V州悅美電子科技”的工作人員介紹。

人民網創投頻道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詢到,給小雪注射玻尿酸的“太原雅詩蓮醫療美容門診部”雖然經過相關注冊,但現已被列入市場監督部門經營異常名錄,正在進行營業執照作廢聲明。

為醫療美容亂象買單的,最終還是消費者。

據媒體報道,2010年11月,“超女”王貝在武漢中墺整形醫院做整容手術時發生意外死亡,年僅24歲,因尸體火化專家組已無法確定真正死因;今年1月,19歲女孩小夏在貴州利美康外科醫院接受隆鼻手術時出現意外而身亡,該涉事醫院隸屬于新三板公司貴州利美康外科醫院股份有限公司;今年7月24日,制藥公司愛力根(allergan)在全球范圍內召回紋理乳房植入物,其可能導致間變性大細胞淋巴瘤,目前全球有573人患上該病,其中80%都使用過該隆胸假體,15人死亡。

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副院長欒杰介紹,肉毒素和玻尿酸等醫美藥品的注射屬于有創醫療行為,即可能給人體造成創傷的醫療行為,這類醫療行為只有經過國家相關部門注冊和認證的醫療美容機構或是公立醫院才有資格操作。醫療美容機構不同于普通的美容機構,普通美容機構到當地工商部門注冊即可,一般提供無創的美容服務,如按摩、SPA等,而醫療美容機構必須到相關衛生部門注冊審批。

2018年全國消協組織受理投訴情況顯示,在具體服務投訴中,繼遠程購物、網絡接入服務、經營性互聯網服務、移動電話服務之后,美容美發服務投訴量由去年的排名第六升至第五。

人民網創投頻道梳理黑貓投訴平臺發現,在2019年1月到2019年7月的505條醫美類投訴中,占比最大的是拒絕退款,共167條;第二是欺詐消費或誘導貸款,共112條;第三是虛假宣傳,共78條。此外,投訴地域主要集中在北上廣一線城市及東部沿海經濟發達地區。

市場爭奪戰與監管挑戰

“醫美市場真的很大,而且會越來越大!倍艥f,伴隨互聯網發展和醫美消費者年輕化,APP成為眾多醫美機構引流的重要渠道。

根據德勤于2018年9月發布的《中國醫療美容O2O市場分析》,中國醫療美容市場2017年規模達到1925億元人民幣,2013—2017年中國醫療美容市場的復合增長率約為22.0%。2018年至2022年期間,預計將以20.1%的年化復合增長率增長,2022年全年預計將達到4810億元人民幣。

如此龐大的市場自然引起了巨頭的關注。

阿里、京東紛紛入局互聯網醫美市場:美麗神器簽署天貓醫美平臺入駐協議,京東與悅美所達成戰略合作。行業中已有的產品也開始頻繁融資。

新氧創始人金星在采訪中也提出了自己對未來的希望,“BAT最大的價值是平臺和流量,我可以把所有的醫療機構資源整合在一起,和他們的流量平臺合作!彼f,相當于變成了他們的供應鏈。

杜濤表示,APP成為醫美機構引流的重要渠道,并參與分成,但線上平臺只負責營銷卻不負責把關,所以部分醫美機構在線上低價攬客,虛假宣傳,把顧客吸引到線下,再推銷價格昂貴項目。

讓杜濤擔憂的是,醫美APP最終都要落地,對于監管者來說,更像是一場“貓捉老鼠”的游戲。

杜濤舉例說明行業的復雜性:國內沒有批準任何一臺美容超聲刀儀器,但超聲刀卻是醫美行業皮膚科最火爆的儀器之一。欒杰解釋,根本沒有機構申請報批美容超聲刀產品。任何一種醫療器械都需經過國家相關藥監部門的嚴格檢測方能批準上市,以保證其安全性和有效性,這是一個費錢又費時的過程。經銷商往往不愿進行如此大的投入,加上有供應這種美容超聲刀的非法渠道,于是就出現了國內沒有經批準的美容超聲刀現身市場的情況。

醫美亂象背后,還有市場需求未得到滿足的情形。資深整容愛好人士汪月表示,國內批準的醫美注射產品太少,她一般去國外比如韓國或者歐洲注射某些國內未批準的產品,這些在國外都是合法的。

在新氧、更美、悅美等醫美電商平臺社區中,人民網創投頻道均發現“去韓國整容求帶”“去韓國整容提供酒店和機票聯系微信”等類似的信息。

市場還受其它因素影響。遠卓消費產業研究中心發表的《中國醫療美容市場洞察(2018)》顯示,目前國內還沒有權威專業的醫療美容事故認證機構。在行業自律方面,國外醫療美容市場通常由行業協會統一管理,但中國醫療美容行業相關的協會眾多,包括中華醫學會整形外科學分會、中華醫學會醫學美學與美容學分會以及中國醫師學分會等,各協會缺乏統一管理。

市場監管其實并非無章可循、無法可依。早在2012年,北京市就出臺了《北京市醫療美容服務管理辦法實施細則》,對北京市醫療美容機構分級管理和專業機構培訓條件進行了規定,這是國內第一個地方性的醫療美容服務行業管理辦法,為各地方開展行業監管做出了示范。

中國互聯網協會分享經濟工作委員會專家委員、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相應法律其實比較完善,比如《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互聯網廣告管理暫行辦法》《醫療廣告管理辦法》等對醫療類廣告做出了規定,指出不得斷言和夸大產品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另外《電子商務法》對虛假宣傳也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不得虛構交易、編造用戶評價,不得刪除消費者對其平臺內銷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務的評價。

處罰案例也不少見。6月18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就“非法醫療問題專項治理方面取得的進展和成效”問題回復,自2017年5月至2018年4月,市場監管部門檢查醫療美容廣告29878條次,責令743條醫療美容廣告予以改正,51家機構停業整頓,查處違法醫療美容廣告251件,罰沒款270萬元。網信等部門檢查互聯網醫療美容相關信息19612條次,責令77條信息予以改正,查處案件55件,罰沒款30萬元。

人民網創投頻道在淘寶上以“肉毒素”為關鍵詞搜索,選取了幾個排名靠前的美容機構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進行查詢發現,北京凱潤婷醫療美容醫院有限公司因從2017年3月30日起發布未取得醫療廣告審查的違法廣告,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第四十六條,于2018年9月6日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處以罰款138454.44元。2018年9月6日,安徽維多利亞整形外科醫院在其網站利用廣告代言人宣傳其醫療服務并通過百度及360進行推廣,構成發布違法廣告,被合肥市工商局處以行政處罰。

但隨著移動互聯網的興起,監管機構面臨著諸多挑戰。朱巍說,目前醫美行業利用社交平臺發布廣告,比如微信、微博、朋友圈、直播等社交平臺線上引流,線下銷售,監管難度變得更大了,這也讓不法分子鉆了空。此外,某些醫美電商平臺對這些入駐商家相關資質審核不到位,這也讓他們有了“掛羊頭賣狗肉”的可乘之機,新氧事件就是真實的例子。

在欒杰看來,醫美市場最終都會變得有秩序,不守規矩的機構都會被淘汰,F在大量的醫美機構或被查封關門,或是虧損倒閉,說明整個行業正在慢慢凈化。大浪淘沙到最后,肯定是守規矩、重技術、求質量的專業人員和機構才能夠長期活下去。

對于醫美行業的規范,欒杰建議,一是醫美機構自身要誠信經營,不要急功近利;二是相關監管部門要狠抓嚴打非法經營的美容機構以及倒賣醫美藥品、器械的黑心廠家;三是消費者要加強安全意識;媒體也應協助相關部門普及知識,讓“水貨”“假貨”沒有生存空間。

(應采訪者要求,文中杜濤、汪月、小雪為化名) 

(責編:黃玲麗、曹昆)

深度原創

特別策劃

    創投20年——我的關鍵詞 邀請
二維碼
自拍撸撸射91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