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農村電商系列報道(中)

農村電商駛入深水區

劉保奇 陳煒 何宜欣 黃盛

2020年12月16日10:31  來源:人民網-人民創投

2020年11月23日,貴州宣布最后9個深度貧困縣退出貧困縣序列,這標志著國務院扶貧辦確定的全國832個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

在“互聯網+”深入發展的背景下,電商通過完善貧困地區互聯網基礎設施和支持平臺建設,整合各界資源,加強人才培養,助推了中國農村地區全面發展。

商務部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貧困縣網絡零售額達2392億元,同比增長33%,帶動貧困地區500萬農民就業增收。

從2014年開始,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電商扶貧、農業電商等政策出臺與實施,農村電商頂層設計和配套進入了相對完善階段,農村電商政策效應逐步顯現。

但是,隨著政策紅利的逐步消失,農村站點的逐步完成,物流等配套的逐步完善,農村電商進入了持久運營的關鍵階段。

人民網記者在安徽、河北和云南等地調查發現,電商的創新模式在不斷促進農村社會經濟發展的同時,部分地方政府注重強化行政命令推動農村電商,以致個別地方未能因地制宜,出現盲目規劃的情況。

如今,農村電商已經成為推動鄉村產業興旺的主力軍,以及鄉村振興的新引擎。隨著政策就位、市場成熟、數字技術發展和大量人才返鄉,農村電商迎來全面井噴的“黃金時代”。

“瘸腿”的農村淘寶

安徽碭山縣商務局長徐繼勝是馬云鐵桿粉絲。

2015年,農村淘寶工作人員來到徐繼勝辦公室,拿出一份合作協議,問他能不能簽署合作協議。他告訴對方,你們只是占領市場,并不是想把農產品賣出去,這與農村電商的發展恰恰相反。

“農村淘寶不是向農村輸血,而是抽血!毙炖^勝連續三年拒絕了農村淘寶的合作。這也讓他背負巨大壓力,畢竟阿里巴巴是互聯網巨頭,既有雄厚資本,又有巨大流量,尤其是農村淘寶跟其它縣均有合作。

“當時雙方都投入大筆資金!痹颇鲜≌巢块T工作人員王里說,到2019年,云南農村電商有關部門與阿里巴巴合作建成34個縣級農村淘寶服務中心,1490個村級服務站。

人民網探訪云南、安徽和河北等省10余家農村淘寶,部分農村淘寶升級為天貓優品店,除快遞業務外,均已變為家電專賣店,其余的農村淘寶或關閉,或改為超市和飯店。

“如果不做其它生意,每月連房租都付不起!痹颇暇昂槭械霓r村淘寶經營者說,如今,農村淘寶產品銷售和快遞業務無法滿足需求,不擴大經營范圍,很難生存下去。

在云南省景洪市,老板為了生存把農村淘寶改為飯店

盈利是農村淘寶面臨的最大難題。有次,徐繼勝參加農村淘寶的招商會,他對農村淘寶工作人員開玩笑地說,自己不應該參加這個招商會,你們承諾要去做快遞整合,但農村淘寶竟在賣家電。對方跟他說,自己也要生存!艾F在回過頭來看,當初我沒跟農村淘寶合作,這是一個正確決定!毙炖^勝說。

在他看來,互聯網巨頭主動找當地政府合作,它們是要地方政府栽培和扶持,一旦沒有政府扶持,再加上同行競爭,它們很難生存。

“很多人進村是奔著政策紅利去的,阿里卻是持續性投入! 阿里巴巴鄉村事業部總經理李少華在接受采訪時說。

“為啥農村淘寶做不起來?它們目的不純,只想跟政府要錢!贝X山縣某電商平臺負責人錢進曾跟該縣農村淘寶負責人談過這個問題。

錢進說,農村淘寶經營模式確實出現了問題,村小二都是以前商店老板,農村淘寶找商店能干啥?這些老板只顧賣自己東西,根本不服務老百姓,但老百姓既想省錢又想省事,所以農村淘寶失去了價值。

“變味”的電商示范街

秋天,正是收獲的季節。

金寨縣大別山物流園藥用菌大市場的電商創業示范街,一棟棟暗紅色商鋪沿街而立,園外車水馬龍,園內卻寂靜無比。

該示范街建設目的是為引導金寨縣電商企業集聚發展,重點扶持中小微電商企業,打造線上線下電子商務融合發展模式,促進農特產品銷售,助力脫貧攻堅。

電商示范街在2019年對外招商時宣稱,租賃期間優先享受商鋪購買的相關優惠待遇;縣電商服務中心根據入駐電商企業運營情況,優先提供貸款貼息、電商扶貧獎補、快遞補貼等政策。另外,入駐供銷e家電商創業示范街符合開門率要求給予租金獎補等政策。

據金寨縣科技商務經濟信息化局電商中心副主任劉兆勝介紹,電商示范街的商鋪入駐申請需得到縣商務局認可,商鋪和政府每年簽約一次,可在網上銷售,也可在線下經營,但不能搞個店鋪,門一關,什么事都不做。

“物業管理人員會對店鋪巡視,并做下記錄!眲⒄讋僬f,一年365天,正常營業時間需要達到200天,不能只開門50天,那就說明你沒做電商!斑@是從實踐中總結出來的配套管理舉措!

然而,人民網記者在金寨縣電商創業示范街看到,50間商鋪或無門匾,或緊鎖大門,又或室內無裝修,僅有數家開門營業。

“這家商鋪入駐已有一年多,從來沒營業,但老板常拉朋友在樓上打麻將,都快變成棋牌室了! 該示范街一名老板指著不遠處的商鋪說,有些店老板雖然不營業,還給店里鋪個地板或瓷磚,個別至今還是毛坯房。

安徽金寨電商創業示范街,部分商鋪至今未裝修

北京工商大學商業經濟研究所所長洪濤認為,電商示范街的“荒廢”主要原因是形式主義及其同質化發展,沒有以農民為服務對象,也沒有以市場為經營導向,按市場經濟規律辦事,以致沒能形成“高效、安全、健康、綠色、智能、生態”的產銷體系。

“說白了,他們就是占了個坑,自己不經營,別人也不能入駐!鄙鲜隼习逭f,一些店主年紀大,根本不懂電商,也銷售不出去農產品,他們不愿干了,就把商鋪當作倉庫使用,反正也沒人管。

“褪色”的扶貧驛站

碭山縣程莊鎮衡樓村口,出租車司機李成從車窗伸出頭,問路邊的杜威,“你門前掛的扶貧驛站牌子怎么沒了?上次回老家還看見呢!

“牌子剛摘不久,沒啥太大作用!倍磐B連搖頭。

“這不是形式主義嘛!崩畛砷L嘆一聲,猛踩一腳油門,揚長而去。

趙暉所在公司曾跟金寨縣人社局簽定協議,一舉拿下4個鎮級扶貧驛站,各個站點配置一名工作人員。

“現在工作人員全部撤回來了!壁w暉說,農村電商整個鏈條太長,兩三年做不起來,這需要長期堅持。至今,他老板已經投入300多萬元,但經濟效益很差,以前公司最多三四十名員工,現在僅剩幾人。

在他看來,當地農產品量小,物流又貴,根本沒有競爭優勢,而且工作人員入駐扶貧驛站,既沒工資,也沒編制,不如打工掙錢。

金寨縣某村書記也表示,以前他兒媳婦曾在縣里接受電商培訓,然后在村里扶貧驛站上班,但經營沒過半年,因經濟效益不好,被迫放棄。

“我們也是摸著石頭過河!焙颖睘雌娇h發展和改革局電子商務辦公室股長褚曉玉說,他們按照示范縣的各項要求標準建設電商服務站,但實際情況不斷發生變化,在運營過程中出現了想不到的問題。比如部分村子實現快遞送貨,不需要村級電商服務站的相關功能,而部分人口較少村子對電商服務的需求又不高頻。

這不僅僅是個個案。2019年,山東廣播電視臺《問政山東》第18期播出,山東省商務廳接受問政。節目曝光了日照市五蓮縣作為國家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縣,獲得2000萬元專項資金,但是多處電子商務服務站存在“掛羊頭賣狗肉”、數據造假、成立至今依舊沒開展業務的問題。

對此,山東省商務廳廳長張德平表示,這是搞形式主義,必須進行整改,尤其要對弄虛作假的行為進行嚴肅查處。

中國國際電子商務中心研究院院長李鳴濤認為,政府推動農村電商發展的根本是因地制宜,打造地方農村電商發展的動力機制,根據不同地方的需求特點,不管是下行消費驅動,還是上行銷售驅動,或者是滿足國際國內大市場需求,還是立足小區域發展電商小循環,這些都要具體分析,不能搞一套模式、一套做法全國推行,更不要搞一刀切式的指標考核。

“扶貧驛站的確沒發揮出作用!毙炖^勝說,扶貧驛站適合在電商基礎薄弱地方推廣,但碭山縣電商發展已經較為成熟,他曾給領導匯報此事,領導也特別支持,但這是政府規定動作,又不得不做。

“落寞”的扶貧超市

除扶貧驛站外,金寨湯家匯鎮政府還出資把當地老街改造成電商一條街 。

這條老街長約200米,沿街約有20家商鋪,均是古色古香的兩層閣樓,門頭掛有各種“電商”字樣的牌匾。不過,整條街僅有數家店鋪開門營業,其余均大門緊鎖。

“你看店門都關了,商品銷量很差!蹦杲睦畲浠〝盗艘幌,整個老街尚開門營業不過三四家。

她說,這里游客稀少,景點又小,幾十分鐘就逛一圈,連飯都不用吃,游客就離開了,根本沒生意。

農村電商在線上發展也遇到瓶頸。2017年,為切實解決貧困戶農產品信息發布、推廣、銷售,帶動全縣公務員、企業、個人積極參與電商扶貧,共同推廣金寨農副產品,金寨縣委托金寨“上街去”打造了一款服務全縣公務員、企業,面向全社會的線上交易平臺——“金寨電商扶貧超市”。

安徽金寨縣打造的“扶貧超市”運營中心,公司內僅有兩名員工上班

在“印象金寨農博館”公眾號上,點擊下方菜單的“扶貧超市”,再點右下方“扶貧信息”,選擇城鎮和鄉村,就能看到發布的產品信息、聯系方式及最晚郵寄時間。

人民網記者點擊進入電商扶貧超市,欄目分有“一村一店”、“助農專區”、“當季新品”等,點擊進入“全部分類”,頁面是銷售各種土特產,但最高銷量不超500單。在扶貧信息列表中,土特產既顯示有產地,也有貧困人員名字和手機號碼,甚至標注有幫扶的政府單位。

金寨電商扶貧超市由上街去網絡科技公司負責運營。公開資料顯示,金寨上街去設立電商扶貧超市運營中心,承接扶貧超市運營、日常管理維護、農產品資源整合對接、組織農產品線上線下銷售等工作。

在金寨縣紅軍大道一個小門面房的門頭掛著“上街去”標識,門邊一側掛著“金寨電商扶貧超市運營中心”和“金寨新時代物流有限公司”牌匾。

“我們不怎么管了! 上街去網絡科技公司工作人員趙暉說,當時政府要求發展農村電商,一村一店,他們就負責搭建平臺,不收取任何費用,然后各村把農產品放到平臺銷售,至于銷量好不好,管不著,也不想管。

據他介紹,當時金寨縣從沒做過扶貧超市,他公司也只是提供技術扶持。如果你在平臺銷售農產品,政府會給予一定獎補,但扶貧超市銷量并不理想!拔覀円脖容^頭疼,至今沒有解決辦法!

“政府總不能一直扶持吧?”趙暉說,起初政府還給公司一定扶持,在縣里某大廈提供運營場地,免租三年,但扶貧超市一直做的不太好,他公司又無法承擔高昂租金,才搬到這個狹小地方辦公!按蠹液傲撕脦啄昕谔,現在也沒人再提了!

電商扶貧是脫貧攻堅大計的一個抓手。中國電商扶貧聯盟數據顯示,2019年,其成員單位對接幫扶及銷售貧困地區農產品逾28億元,覆蓋22個省市區478個貧困縣842家企業,帶動農戶8萬戶。截至2020年3月,國家級貧困縣電商吸納農民就業超過900萬人。

李鳴濤認為,農村電商能有效銜接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并在鄉村振興戰略中找到新的發展空間,與實施精準扶貧進行深度融合,在解決就業的同時,還能增加貧困群眾的收入。

(文中錢進、李成、趙暉、李翠花均為化名)

【相關閱讀】

農村電商系列報道(上):狂奔的農村電商

農村電商系列報道(中):農村電商駛入深水區

農村電商系列報道(下):打通農村電商最后一公里

(責編:張天嬌(實習生)、陳鍵)

深度原創

特別策劃

    人民戰“疫”內容科技大賽 首屆人民網內容科技大賽總決賽 人民網內容科技創業創新長三角決賽 2019人民網內容科技創業創新大賽
二維碼
自拍撸撸射91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