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眼科企業上市潮加速 朝聚眼科沖刺港交所IPO

許  潔  李豪悅

2021年01月08日08:30  來源:證券日報

  1月4日,一位患者發布的眼病診治維權微博,讓享有“眼科界茅臺”稱號的某眼科上市公司,新年開市第一天便股價暴跌,市值蒸發約270億元。

  但這并不能抑制眼科領域后來者登陸資本市場的熱情。就在1月4日,號稱華北第二大民營眼科醫院朝聚眼科正式遞表港交所,發起上市沖刺。

  對于上市進程,《證券日報》記者聯系采訪朝聚眼科,但截至發稿時,仍未得到回復。

  記者從公開信息了解到,這家前身為眼科診所,并在招股書中宣稱擁有“百年傳承”的民營眼科醫院,志在高遠,不僅要保華北第二,還要爭取江浙這塊蛋糕。而在這條漫漫長路上,等待朝聚眼科的,不僅有強大的對手,還有一夕間能擊碎巨頭兩百億元市值的醫療糾紛。

  “這個行業有個需要不斷研究的大課題,就是‘以營利為目的’和‘以治病救人為己任’如何更好的協調統一!盚HC投資管理公司董事長劉兆瑞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

  起家于包頭郊區醫院

  朝聚眼科醫療控股有限公司的前身是“朝聚眼科診所”。在1988年,由包頭郊區醫院眼科大夫張朝聚在包頭九原區創辦。經過三十多年的發展,朝聚眼科建立的眼科醫院及視光重心網絡,橫跨中國五個省份或自治區,扎根于中國華北地區。招股書顯示,朝聚眼科經營由17間眼科醫院及23間視光中心所組成。值得一提的是,行業第一家上市的眼科民營巨頭,創建十余年的時間,便擴張到了兩百多家。

  根據包頭新聞網2015年的一篇報道,朝聚眼科真正走出內蒙古是2011年以后。2011年-2014年,已經在呼和浩特、赤峰、集寧有三家醫院的朝聚眼科,以每年一家的速度在浙江嘉興、浙江杭州、黑龍江齊齊哈爾擴張。2015年,朝聚眼科將集團總部遷至北京。2016年3月份,公司迎來天使輪融資,由弘暉資本投資。

  弘暉資本對朝聚眼科頗為看重,朝聚眼科的A輪融資也由弘暉資本領投。招股書顯示,此次發行前,弘暉資本創始人、CEO王暉通過控股廈門朝翕及Light Medical Limited于公司持股14.29%,是公司第二大股東。張朝聚家族持股58.09%,為第一大股東。

  從公司財報看,朝聚眼科確實沒讓弘暉資本失望。公司的營收、純利率及股本回報率都在逐年增長。招股書顯示,2018年、2019年公司收益分別為6.33億元和7.15億元,2020年1月份-9月份收益為5.97億元,相比2019年前9個月的5.5億元實現增長。公司的凈利潤率由2018年的4.6%上升至2019年的9.9%;股本回報率由2018年的7.9%上升至2019年的14.1%。

  朝聚眼科認為,公司盈利能力的提升,原因之一是公司將戰略重心更多地放在消費眼科服務業務上,這比基礎眼科服務產生更大回報。

  事實上,消費眼科服務和基礎眼科服務,都是朝聚眼科的主要營收來源。只是基礎眼科服務帶來的收入連續兩年(2018年、2019年)都在總營收的占比超過60%。之所以消費眼科服務業務比基礎眼科服務能產生更大回報,是因為消費眼科服務包括的屈光矯正(包括老視矯正)、近視防控以及提供視光產品及服務,費用一般由客戶承擔;但基礎眼科服務涉及到的是白內障、青光眼、斜視、眼底疾病等公共醫療保險計劃可覆蓋的常見疾病。

  “在消費升級與眼科服務需求上升雙重驅動下,相比基礎眼科服務,近視防控等消費眼科服務的受眾更加廣泛,市場空間更為龐大!笨炊瓵pp醫療健康研究員楊靂向《證券日報》記者說道。

  劉兆瑞則向記者表示,向“消費型眼科服務”發展的策略是很實際的!俺垩劭2019年消費眼科服務收入同比增幅約30%,而基礎眼科服務收入同比增幅僅約9%。此外,如果能在中國香港上市,也可考慮在‘一帶一路’國家和地區進行布局!

  對手林立 向南擴張不易

  隨著近些年中國眼科醫療需求的增長,市場規模也在不斷提升。國家衛健委發布的《中國眼健康白皮書》顯示,眼科醫療服務在國內有著巨大的需求。國內青少年近視眼總體發生率為53.6%,大學生總體發生率超90%;60歲以上人群白內障發病率高達80%以上,仍然是我國首位致盲性疾;代謝相關性眼病、高度近視引發的眼底病變凸顯,與白內障一并成為我國當前主要的致盲眼;干眼發病率約21%-30%。弗若斯特沙利文數據顯示,中國眼科醫療服務市場的規模從2015年的人民幣730億元增加至2019年的1275億元,復合年增長率達15.0%,預計將進一步增至2024年的2231億元。

  此外,眼科領域的第一巨頭市值超過3000億元,這也對后來者充滿誘惑力。在這一背景上,對上市呈現積極性的不止朝聚眼科。據了解,2020年7月份以后,共有三家眼科醫院更新招股書,預備沖刺A股,分別為華夏眼科、何氏眼科、普瑞眼科。

  從內蒙古自治區走出來的朝聚眼科,貢獻主要營收的醫院也主要來集中在內蒙古及周邊地區。盡管在浙東、浙北及蘇北都有分支,但遠不如華北地區的占比高。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指出,于民營眼科醫院中,按2019年的收益總額計算,朝聚眼科在內蒙古排名第一,在中國華北地區排名第二;按2019年臨床眼科收益計算,在中國排名第五。

  華夏眼科、何氏眼科、普瑞眼科也都有自己的重點經營區域。華夏眼科集中在華東地區,普瑞眼科則在西南地區,何氏眼科主要在遼寧為主的北方地區。

  隨著先后提交上市申請,幾家企業都顯示出向全國擴張的傾向。朝聚眼科在招股書中提到,除了保證內蒙古地區的現有份額和地位,未來也會提升在江浙地區的影響力,包括加速對二三線市場的下沉。

  但是在對手實力并不弱于自己的情況下,朝聚眼科的南向擴張之路未必輕松。

  《中國眼健康白皮書》提到,國內普遍面臨眼科醫師短缺問題,到2019年國內的眼科醫師不足5萬人。而眼科醫生大部分更愿意選擇公立醫院就職。楊靂告訴《證券日報》記者,注冊醫師是眼科醫生的水平判定標準之一,也是眼科醫院提升自身影響力,以及形成競爭優勢的關鍵。

  記者從公開資料了解到,除去沒有公開醫師數量的普瑞眼科,華夏眼科與何氏眼科最新公開的醫師數量分別為835人和326人。而朝聚眼科招股書透露,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醫療專業團隊由257名注冊醫師組成,其中包括69名并非全職雇員的多點執業醫生。

  與此同時,在門診人次和手術量上,朝聚眼科也弱于其他三家。據了解,華夏眼科、何氏眼科、普瑞眼科2019年的門診人次分別為158.23萬、100.63萬、77.17萬,朝聚眼科為65.53萬;華夏眼科、何氏眼科、普瑞眼科2019年的手術量分別為12.9萬例以上、4.51萬例、7.76萬例,朝聚眼科約為4.2萬例。

  尚有醫療糾紛未了

  讓行業巨頭頭疼的醫患糾紛,也同樣存在于朝聚眼科。招股書披露,朝聚眼科總計發生42宗與患者有關的醫療糾紛,當中41宗已經解決。目前仍有一宗尚未解決的醫療糾紛,該患者指控該公司醫療失誤及治療不當,導致發生角膜感染,后續由于該感染導致視力喪失。

  深圳市國亙財務咨詢有限公司合伙人王耀武向《證券日報》記者介紹,任何醫院都不可能保障完全規避營運所引致的病人投訴、醫療糾紛及法律訴訟等固有風險。即眼科醫療領域出現眼睛治療問題的情況是普遍存在的。

  對此,楊靂認為,消費眼科服務的消費者數量快速增加,糾紛也隨之頻繁發生。眼睛結構復雜精細,診斷與治療難度均較大,對于醫療器械、醫生臨床水平的要求非常高。同時,手術利弊、效果評估以及預期風險等術前溝通也是關鍵環節。糾紛及糾紛處理結果將對消費者和投資者決策產生極大影響。

  本報記者 許 潔

  見習記者 李豪悅

(責編:單子璇(實習生)、王震)

深度原創

特別策劃

    人民戰“疫”內容科技大賽 首屆人民網內容科技大賽總決賽 人民網內容科技創業創新長三角決賽 2019人民網內容科技創業創新大賽
二維碼
自拍撸撸射91av